道听途说(杂文)

2017-07-06唐萍 杂文

  《道听途说》边破边立,破立结合,是非分明。作者用对比、讽刺的手法向读者刻画了一位传说中的小司机形象,同时也揭露了社会百态中的一个侧面,很有说服力。

道听途说(杂文)

  那天外出被照顾坐在客车前排,年轻司机和出站不远上来一位似乎是其关系户的乘客一路聊天的话被听得真真的。嗨,不是我想听的。晚上睡得晚,又没睡踏实,本来是想在车上好好补一觉的。睡觉过得快,可以比较容易地度过近3个小时的车程。但让他们这么一打搅,只好把他们讲的那些都记下来,算是没有白被他们的话所折磨。预想的与实际的总有好大距离,这也是计划睡觉被打搅而后感受深刻的。按他们喋喋不休讨论的内容,罗列如下。

  【赌博】

  司机开始说昨晚战绩,我还不明就里,慢慢才明白是讲牌桌上赌博的事情。关于赌博,之前听说过一二。一位熟识的老师讲在我所在的小城有好几处“窝点”,参与者有转业后滞留的干部,也有工程队老板,还有其他各色行当的爱好者;大赌多是在老板们之间。又说有些干部因为这个爱好,把工作中得来的一些不义之财都赔光才离开;还有些人不听别人劝阻执意要玩,把辛苦挣来的钱扔进了无底洞……当时听得我心情烦乱,因为他说的一些赔到赌场里的人我认识,而且我也知道他们的辛苦。一个赌字,害了多少人!司机与朋友讲赌,面有得意之色,估计也是气味相投,又有炫富意思,要知道现在的客车班线,一年数十万的进项。要不听说为了一趟线路,要花多少钱找门子拉关系旁领导……司机所说的专业名词我不太懂,但那些数目字我是可以明白的。他说是每把六七百元,一晚上下来赔赚在好几千。他昨晚是少赢,一两千。司机讲自己的辉煌很在些沾沾自喜。不知道是不是在朋友面前有点吹牛的意思。他的朋友也像是行家里手,谈论的问题也比较专业,什么“推饼子”“诈金花”,听了半天知道司机是说打麻将的意思,因为讲到了怎么胡牌。司机又讲起他如何从曾经一把一两百都不敢打,到现在七八百都不眨眼的“进步”历程。这时候我想到大跃进时期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话。难不成,赌博之意,就是一个押上去拼运气的事情!

  据说赌博者没有人能赢,这位司机会常赢?对一个赌客来说,走麦城的事情恐怕是永远也不会跟他人分享的。只不过,他嘴里那些辉煌,总让我想起几张暗淡的脸孔。他们过去也是因为有钱,豪气冲天的节奏。最后变成了叫关心他的人们恨钱不成钢的对象。

  唉,天下之人你来我往,有多少人不是为了钱而赔了钱,为了赢而输了一生啊!

  我不由得对仍然夸夸其谈的年轻司机投去怜悯的一督。

  【小时候】

  幸而这时候他不再谈赌,否则我还不知道会堆积多少怜悯之情呢。

  听得出来,他与那位乘客朋友是同乡,而且不远,有相似的生活经历,也有大体一致的生活场景。他们说的小时候,是如何跟家里人一起到铁路线上找“财路”,怎样每天到铁路边上寻模机会。

  两个人都说偷过铁。说铁路某个地方有存放材料的地方,他们就去弄。在他们嘴里,偷不是个什么不光彩的词语,好像还带着些光荣与能耐的意思。当然他们也不时地把这个偷字变化成诸如“拿”“弄”等字眼。总之,就是用不正当的手法把公家物品占为已有,然后变卖成钞票的过程。他们交流着一次拿多少,因为年幼拿不了太多,就想方设法把铁就近藏到一个地方,然后再叫大人拿回去。

  “那时候一斤铁2块多钱,偷一趟几十块钱呢。”“大家都想法去偷,零打碎敲地,铁路上的人也不知道。”“一块铁卖了可以换些好吃的,买盒烟什么的,几个人就悄悄吃完了。”

  怪不得司机会赌。原来他有这样的小时候,他还有那样的家长。

  我也有小时候。我的乡下没有铁路。我的小时候全是土地上的劳动,与小伙伴的玩乐,以及与风云雨雪、河湖山峦的亲密。仅有的一次与堂兄偷瓜历史,是要瓜不成而演变,当时被看瓜爷爷吓得一天没敢出门。

  曾经偷拿父亲的5毛钱让堂兄带去买扑克(记不太清到底是让堂兄买什么了,只有个扑克的印象),被发现后让我头顶方砖跪了半天。从此记住再不敢“偷”。

  跟司机他们比起来,我可是太没胆了,我的父母也太严厉了。

  幸亏没有什么胆,幸亏有严厉而慈爱的父母,所以一生平安。

  在我的少年青年时代,听到一个“偷”字,我是会出汗红脸的。小学时几次同学丢了铅笔橡皮老师在班上盯着看谁脸红的时候,我都脸红,生怕被列为嫌疑人,侥幸没被冤枉。直到长大才知道老早就有“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话。

  我知道人不可能永远侥幸。

  我希望满面春风的年轻司机,能够有时间反省过去,不再用侥幸麻醉自己。

  【钢铁公司】

  不知道他们的话题是如何拐到一家当地曾经有名的钢铁公司上边的。

  噢,是看见迎面而来一队重型卡车,那些大家伙过去曾用来给当地那家知名上市公司运送煤炭。他们说,现在的卡车生意淡了,因为钢铁行业不行了,据说要倒闭。

  他们说,过去以进那家企业为光荣,谁家有人在那家企业,好荣耀的事情。当时想进企业的人排队,要花十几万才能弄进去呢。现在,下岗可能等着他们。即便没下岗的,一个月也才开两千来块钱。

  他们讲的跟媒体报道的情景一致。据说,鞍钢职工已经被排除在当地女子找对象的范围之外了。

  真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啊!

  也不知道我那位进入企业高层的老同学怎么样了?还有我的几位同学也在那个企业,据说当年他们一年年薪几十万呢。想来,企业即便倒了,对那些中层以上人员也没有多大影响,因为他们不仅有过去的巨额积累,而且另行安置的时候也会优先照顾他们。从来的改革,都是“提纲携领”,把那些单位中具有一定号召力的人先行安抚的。我也曾经经历过单位改革,改革的结果是,国家资产被大量贱卖,既得利益者顺势划定新的权力范围,广大职工的正当权益被剥夺。当年一些人制定的改革路线,至今还在单位有负面影响。

  改革肯定是好方向,但是如果改革被一些存有私心的人所利用,其对真正改革的负面影响也很长!

  【修路补偿】

  司机关心道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他们听谈论到现在走的这条公路拓宽、提高等级的事情倒觉得是应有之义。好路不仅省车,还能提高运行效益,这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然而听到他们说到修路征地补偿,又觉得触目惊心。

  他们说一条路经过好些地方,有人有消息的,早早在过路之处修建或者栽种。“一棵树苗补偿20块,光一个村就能补偿一百余万元。”司机的消息远远比其他人的都要灵通。我看到了路边一些树苗,有的刚出土,有的有尺把高。

  “那这个村可得益了,村干部好花钱了。”一直坐在售票员席上的司机的朋友想的很现实。

  “哎,现在也不好花,各级审计,有钱也不好花的。”

  “那可以给大家分一点,每人能分几千块呢。”

  “听说也不行。只能用于公共事业开支。”

  “个人也有补偿得利的吧。”

  “当然了。有人一次性几十万上百万的呢。真正得利的当然是这些人。他们都是“有人”的人,给的价格高。而且他们早就知道种什么、在那儿盖什么建筑能得到补偿。”

  我想到大哥家被拆迁征地的事情。大嫂说,当时村里其他人一棵树都几十块,就他们家给几元钱。乡、村干部本人或亲属的面积都量得好多,而自己家的就不给全算。签完字拿完钱知道差距太大,就到县里上访,闹得他们不得安宁,这才把亏歉的十多万要回来。叫你哥去,他拉不下脸来啊!

  她还讲了好多细节,那都是些用乡村泼妇才用的方法。也亏了是她,不然,大哥家的利益不就白白损失许多?十几万,对于一个农民家庭,可不是小数目。

  在全中国如此长期大面积的拆迁征地补偿中,不知道多少百姓的正当利益被一些当权者盘剥、攫为已有,又有多少人乘机侵占了多少!

  【腐败问题】

  小司机又说到了自己的兴奋点上。早晨的阳光从侧面打在他红润的脸上,能看出来他沉浸在遥远的愉悦中。

  他说过去给领导开车,领导让他订饭买用品,从来都是给自己备一份。吃不完喝不完全归自己。“经常在一家商店拿东西,自家想用什么随时去拿,记在公家账上。那时候是什么都可以报销的。几次领导带人去找小姐,都开成票报了。那时候真是过得很滋润。”

  “领导的车基本一半是司机的。而且,每次加油花上一百总得开二百的票报销,一个月弄个千儿八百是小意思。”小伙子讲起这些经历来,脸上显出内心深处的幸福感。

  “那时候的领导,真是不把国家的钱当钱啊,自家的事情,随随便便都打进公家的账目里处理了。他们可能也知道我们司机从中揩油水的事情,但都详装不知道,因为司机知道他们的事情太多了。”

  “现在不行了!”配合这句话的,是司机脸上的油光倏尔收敛。

  “所以我也出来开客车了。现在管得那么紧,领导也不敢随便吃喝玩乐,当司机也少了好多机会。”

  他完全一符怅然若失的神情。

  他失望就对了。说明国家反腐败各项措施正在发生效力。

  他的讲述也让我对国家“老虎苍蝇一起打”的方针十分信服。

  ……

  我在途中下车。想想司机他们的对话,再一次让我对人们传说“中国司机都是政治家”的话倍感信服。是啊,你看看这个小司机,他观察的、理解的,除了自己生活圈的事情外,那一样不是与国家、社会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即便是他那些提不到桌面上的经历,不也是这个社会百态人生的一个侧面吗?

  闲来无事,把这道听途说,拿来与大家分享。

[道听途说(杂文)]相关文章:

1.杂文与杂文家

2.何为杂文,杂文为何

3.人生(杂文)

4.《意见》杂文

5.杂文精选

6.校服(杂文)

7.杂文 《鸟说》人生

8.与水有关(杂文)

9.与水有关(杂文)

10.品质生活(杂文)

道听途说(杂文)

http://m.wenxue.yjbys.com/zawen/363726.html

[杂文]相关推荐

上一篇:笑到最后的才最好 下一篇:心痕一刻(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