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说梦(杂文)

2017-07-04唐萍 杂文

  《痴人说梦》杂文从梦境谈人生,感悟生活,汲取真谛,直抒胸臆,情理交汇。

痴人说梦(杂文)

  甲:听说你的年薪是每年八百万!

  乙:是啊,每个月也就几十万而已。

  甲:这么厉害哦,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乙:做梦啊!

  哈哈哈,这个笑话还真的蛮好笑,有梦真好,有美梦更好,假如美梦能伴随人的一生那便是好上加好!我也爱做梦,什么梦都做,恶梦令我心悸,也令我清醒。美梦让我沉醉,也让我憧憬未来的日子能如梦境般美妙。偶尔,也做做春梦。有一次我梦见跟华仔谈恋爱,那个美啊,甭提了,此刻想起来都心神俱醉。

  眼见着那性感的唇就要挨着我的脸了,我是瞧得真真的,因为我接吻一般不闭眼,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得看看那扇窗是不是在为我开着,我喜欢看心爱男人那双情深的眼。于是,我就这样望着他,一眸的温柔都写在我已经一千多度的近视眼里,我估摸着,那一刻我眼里泛滥的情意足已淹没一座沙漠之城……

  正当我痴醉沉迷之时,电话响了,“你好,你的快递已到,请下楼来取。”恼怒地放下电话,怅然之余还不断回味着,试想想,梦里的情人可是我喜欢了二十多年的华仔啊,即便是梦中一吻,也可一慰芳心嘛,害得我极其不爽,还把快递小哥一顿好骂:“你怎么送快递的啊,也不挑个时辰,不知道别人要午休啊,真是的。”

  那以后,我挺尸之前就多了道程序,将电话铃声调到静音。人这辈子不过几十年,谁知道下一次梦到华仔是哪年哪月哪天啊……

  但是,梦境里的美妙终是教人愉快的,好似一剂强心针,激活了心之角落里一些蕴藏的能量,对模糊的未来有了些遐想,并渐渐付诸于行动。因为梦与现实会在黑夜和白昼之间交替存在,会在某个时空里融合,会给予人精神上的愉悦和亦幻亦真的美感与情韵。精神上的愉悦会带给人很多的动力,无论做任何事仿佛都不累,心里很自然的会去期待每一个明天,还有明天的美梦。由此,便生出好好活下去的渴望,因为,只有活着,才会有梦!

  我是个智商很低的,基本上是白痴一个,情商也不高,只晓得痴情、痴恋,乍眼一看还很痴呆,也就只能捣鼓点痴人说梦了。我喜欢白天睡觉,做的自然是白日梦。我可能精神有点不大正常,前些年去看过医生,有点神经衰弱。夜里睡觉老爱遭遇鬼压床,也许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了,时不时会产生幻觉,总觉得屋子里有鬼、有贼,所以我养很多狗狗,据说狗能看见鬼。

  前些年想写灵异小说来着,但害怕自己太过入戏,从此真的患上了神经病,只得作罢。其实,我一点不迷信,也不相信世上有鬼,只是太过于放纵自己的思维,人还没跳出三界,魂灵倒是先去了。我知道这世上没有所谓的“字灵”,但自从写小说以来,我常常与自己塑造的人物在梦里对话,我叫着他们的名字,跟他们一起笑,一起哭,有一段时间,我都认为自己是不是疯了。

  在梦里,我感觉每一个字都活了起来,变作了一个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而这一切,都是我赋予他们的。也许,很多写者都如我一般,过于沉缅于自己的文字,过于喜爱自己创造出来的人物,才导致了一系列的精神恍惚和身心的难以自拔。说到底,是写者把自己所有的情感融入了文字里,因此才让笔下的人物有了立体感。每一次看自己的小说,真的不是在看一个个字,而是一句句真切的对白和真实的情爱,看着看着,心无端又痛了。

  梦,是大脑无意识中将脑内信息,无序地链接而成,有很多是早已模糊了或是已消失了的人与事,却又在记忆边缘又回到了脑海里,很神奇。做梦是人在睡眠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正常心理现象,一般情况下,人在睡眠时,大脑神经细胞都处于抑制状态,如果没有完全处于抑制状态,大脑皮层还有少数区域的神经细胞处于兴奋和活跃状态,人就会出现梦境,甚至会磨牙,会在梦里笑或哭。

  我就是一典型例子,我在梦里磨牙自己都能听见,呵呵,挺恐怖的,好像在啃卤猪蹄似的。有时候我是在梦中的笑声里醒来的,也有的时候醒来时脸上有几滴清泪,许久,还兀自神伤不已,的确很难以言说。做一场美梦,会咀嚼回味好多天,做了恶梦,自然是颓唐、萎顿,还会导致精神崩溃,长时间缓不过神来。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几十年来做梦的经历,也不尽然是这样。很多时候,梦与心里所思所想恰恰相反,不愿意去想一个人或一件事,偏偏会出现于梦境里。人有逆向思维,梦自然亦会与人作对。明明是个良善之人,却会在梦里杀人,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人都有阴暗的一面,在心底掩藏得久了,太过于压抑,又无法与人倾诉,只好在梦中去发泄。

  曹操常对侍从说:“吾梦中好杀人,凡我睡着,汝等切勿近前。”一日,曹操昼寝于帐中,翻身时被子掉落于地,一近侍拾被欲盖,曹操突然跃起拔剑杀之,复上床睡。半晌醒来,惊讶道:“谁人杀我近侍?”其他近侍以实相告,曹操痛哭,命人厚葬。众人皆以为曹操果真梦中杀人,唯行军主簿杨修明曹操之意,说:“丞相非在梦中,而是汝等在梦中也。”

  关于曹操梦中杀人一事饱受争议,我当然也未能解其意。我想,既然罗贯中杜撰了这个故事,或许是有用意的,曹操生性多疑,他怕别人在他睡觉的时候刺杀他,便说自己会梦中杀人,这倒于书中所写的形象一致。虽然曹操是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三国中曹魏政权的奠基人。他的诗歌也气魄雄伟,慷慨悲凉,但他也生性残忍,错杀了吕伯奢全家后,说出了“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之言。

  话又说回来,万事万物都是相对而言,他的话也符合当时的情形,要成就霸业,必不能过于腐懦。而陈公台则抱着虚幻的理想,空有一身本事,死于乱世之中。所以,曹操在梦里杀人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我想,他可能是为了震慑别人,而不是他真的梦游了,在一种无意识状态下杀了人,我以为他是有意识的。罗贯中应该还借这个故事写了杨修的恃才放旷,屡犯曹操忌讳,自作聪明反误了卿家性命。

  有些人把梦当作是现实的暗示,当人们对梦的现象不能给出一个合理化的解释时,就会精神恍惚,造成精神上的压力,那才是真正的恍若梦游了。人还是应以现实为基准,活在梦境里,是颓废的表现。不要因为某件事的巧合,而一味去相信梦,这是不科学的。我记得2013年雅安地震的前两天,我是真的梦见地震了,当时还在QQ上写了条说说,果不其然,两天后就应验了。地震是清晨八点左右,我还在酣睡,不知为何,那一场地震没512震级大,但感觉特别明显,512是左右晃动,雅安地震是上下抖动,我本来心脏不好,一抖起来就心律不齐。

  所幸我作为成都这个巨大慢摇吧里的一个子民,早已习惯了。从512开始,就学会了什么叫真正的淡定。当时,真觉得自己挺神的,好似预言家一般。可细细想来又不是那么回事,当时我住的是一楼,地震前两天家里房顶上出现了很多白蚁,我还花了一天时间来清理害虫,我没有研究过地震前期有什么征兆,但后来才醒悟过来,那就是前兆。

  毕竟只是一个梦,没有一定的依据性和可靠性,若真是早早告知地震局,也许会挽回不少生命和损失呢。但很有可能会被人当作疯子,还判我个造谣罪,那我岂非是冤死了。事情过去很久了,我推测,人的梦境里出现或发生的任何事,都是因了一系列环境的因素,对于有些事的感知过于深刻,才导致了这些事于梦里去延续。我不是学者专家,对很多现象无法释清,在我看来,梦还是很玄妙的。

  每一个人都有梦,也会做梦,做梦无所谓贫穷与富贵,做了美梦我会不自禁地笑起来,起床后还会在晨雾的袅绕中温寻着回味。我于梦里看蝶儿翩飞,我于梦里化作一株蒲公英,飘游于尘世之上,聆听着风的歌唱。我于梦里去看树与藤蔓共舞,在寂静辽阔的森林里,没有喧嚣,没有烦恼,所有的一切都如此安然、详和。梦中的那一片天早已为我布下如此的仙境,再无人来打扰,红尘太过飘摇,世间纷纷扰扰,寻一隅寂寥,于梦里独自逍遥。

  岁月无情,人生却不如梦,我们不是在梦里过日子,我们的人生是由一个又一个坚实的脚印拼就而成。蓦然回首,才发觉人这辈子活的是一种心情,一种真实的粘合了喜怒哀乐的心情。其实,再多的得失不过是过眼烟云,心情好,一切都好,恶梦也不会再缠绵于床榻间。繁华的都市会令人迷失,绚彩的华光灿烂不了人生,为了不使自己的梦境变得荒芜凄凉,请适时地给予心灵以营养,让喜悦与娴静自然滋长,生命中的美好无处不在,太多梦,太沉重,不如一首简单的歌让人感动。

  我喜欢天空里有云点缀的深远,我留恋野花盛开的山峦,我沉醉润风轻拂的傍晚,我追赶天际流星的闪现,心里有太多太多对美好的期盼,仿若一串串晶莹的珠帘。那么,请许我今夜梦圆!


[痴人说梦(杂文)]相关文章:

1.杂文与杂文家

2.何为杂文,杂文为何

3.校服(杂文)

4.杂文精选

5.《意见》杂文

6.人生(杂文)

7.杂文 《鸟说》人生

8.与水有关(杂文)

9.杂文随笔

10.杂文请客全文

痴人说梦(杂文)

http://m.wenxue.yjbys.com/zawen/363406.html

[杂文]相关推荐

上一篇:一个北漂青年的求职噩梦 下一篇:与水有关(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