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小说主要章节简介

2017-07-28玉君 小说

  醉玲珑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帝王的驾崩之谜,一脉皇族的混乱血统,一件上古巫族的镇族之宝,江湖与庙堂的纷争的故事

醉玲珑小说主要章节简介

  第二卷(即中卷)第三十六章 人生长恨水长东

  冷雨如星,一道漆黑的绳索在薄暮的遮掩下轻轻一晃,悄无声息地搭上雁凉城头。

  万俟朔风手上稍微用力,试了试绳索是否牢靠。丝丝点点的细雨将他的眉眼洗得闪亮,黑衣贴身,勾勒出他充满力度的身形,微明的光线下看起来如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

  卿尘打量四周,此处正是雁凉城一个死角,大军攻城虽难,但对万俟朔风来说,带一个人入城却并不算什么。

  “可以了。”万俟朔风低声道,转头见卿尘凝神看着城头,便露出个似笑非笑的神情,“这么着急?”

  卿尘收回目光,轻声道:“他在等我回去。”

  万俟朔风方要说话,脸上忽然带出一丝凝重,扭头往雁凉城中看去,继而眼底浮起十分明显的不解。

  卿尘捕捉到他神情的变化,问道:“怎么了?”

  万俟朔风蹙眉道:“夜天凌怎么回事?竟主动引诱突厥大军攻城。”

  卿尘闻言微微一凛,此时隔着若隐若现的细雨已能听清大战厮杀的声音,她心中竟莫名地涌起一种不祥的感觉。她和万俟朔风突然同时抬头看向对方,各自的眼神表明他们想到了同一件事。

  “夜天凌竟为了你铤而走险,稍有不慎,他将毫无优势可言。”万俟朔风单手缠上绳索轻轻一抖,不慌不忙地道。

  卿尘心底焦虑烧灼,脸上却平静无波:“你反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万俟朔风哈哈大笑:“你不必用激将法,我说过我向来喜欢冒险,我决定了的事,便无反悔之言。”

  “我并无意激将于你。”卿尘不似与他玩笑,“你若心志不坚,必然连累于他。如果你对此事有丝毫动摇,便现在回头,否则对双方都无任何好处。”

  万俟朔风剑眉高挑,再次重新将她审视:“你倒替他打算得周详,我若回头,带你一起回突厥吗?”

  卿尘淡淡道:“悉听尊便。”话未落音,万俟朔风有力的手臂已经圈上她的腰间,狂肆的笑容近在咫尺:“我将这么个难得的王妃送还,夜天凌怎么也该心存感激吧。”说罢卿尘只觉身子一轻,万俟朔风借了绳索之力,几个起落便登上雁凉城头。

  “什么人!”此处虽僻静,但亦有将士巡守,万俟朔风并未刻意隐藏形迹,立刻便被发现。

  两道长枪破空袭来,万俟朔风脚踏奇步,身形一动,锵的一声刺耳地摩擦,宽刀并不出鞘,看似平淡无奇地穿入两枪空隙,却借力打力将凌厉夹击化解于无形。两名士兵只觉得有种怪异的真力沿枪而上,长枪几乎拿捏不稳,大退了几步方站定,卿尘疾声喝道:“住手!是我!”

  带兵的将领借着微弱的雨色看清竟是凌王妃,大喜过望,趋前拜倒:“王妃!”

  刀枪交锋与战马嘶鸣的声音此时越发清楚,卿尘急急问道:“殿下呢?”

  “殿下在前城。”

  卿尘得知夜天凌尚在城中,心里如重石落地,“快带我去!”

  半空频频有冷箭飙射,阴雨遮断暮空,不断冲洗着战火与血腥,深夜里浓重的杀伐之气,舔噬着早已裂痕斑驳的城墙。

  城头接连不断地坠落死伤的士兵,巨大的青石被层层鲜血染透,又被急落的雨水洗刷。

  断剑残矢,横尸遍地,突厥人彪悍凶残,守城将士已然杀红了眼,有你无我。

  绵绵阴沉的雨幕之中,夜天凌唇角一刃锋冷半隐半现,刻出难以动摇的沉着。即便这一日斩杀千军,对战激烈,他身上战甲却似不曾沾染半分血腥,冷冷带着一种天生的清贵之气,恰似他眼眸中一波不起的从容。

  脚下城墙每一次震动都代表着一波硬撼交锋,因是主动出击,诱敌却敌都落在他的掌握中,分毫不乱地按着某种既定的轨迹进行。玄甲军平日非人的训练此时发挥出不可思议的韧性,突厥大军攻守之间处处掣肘,似乎极为被动。

  入夜之前,十一带神机营五百战士与冥衣楼此次随军而来的兄弟早已分批出城,夜天凌将战况越牵越杂,几乎使大半敌军都卷入混乱中,只要突厥后营有一丝空虚,十一他们便有机可乘。

  居高处黢黑的原野尽收眼底,夜天凌目光始终注视着大军之后。不过多时,透过冷雨纷飞,可以看到战场远处突然升腾起一股浓烈的黑烟。他唇角微不可察地一掠,除了神机营的玄甲火雷,还有什么能在阴雨中引火作乱?

  腰间佩剑轻轻响动,他无意中扭头,眼角突然捕捉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心中似被一根细丝抽过,蓦地转身。相隔不远的夜色下,赫然竟是卿尘向这边跑来。

  “四哥!”卿尘远远喊他。夜天凌几疑自己眼花,片刻愕然之后,快步向前赶去,待到身前,他猛地便伸手将卿尘带入了怀中。触手可及的温软这般切实,淡淡如水的清香如此熟悉,怀中的人伏在他身前,隔着微凉的战甲他能感觉到她轻微地呼吸,急促地起伏。他微微垂眸看去,卿尘抬头迎上他的目光,这一望似已历了几世生死,隔了数度阴阳。

  夜天凌眼中似惊似喜,一丝佯怒瞬间没入卿尘眸心绽开的欣喜中,荡然无存。

  卿尘颤声道:“四哥,我回来了。”

  夜天凌手臂越发收紧,他忽然抬头长笑:“太好了,不想十一弟竟能这么快救你出来!”

  卿尘闻言诧异,急忙问道:“我没有见到十一,他做什么去了?”

  夜天凌眉心一锁:“十一弟袭营救人,你怎会没见到他?”

  卿尘眸底惊起骇意:“我根本就没有在突厥营中!”

  此言一出,夜天凌面色微变,他回头看往烽烟弥漫的战场中心,已知不妙:“不好!十一危险!”他立刻传令调兵,转身握住卿尘肩头:“我需亲自增援。”

  卿尘干脆地道:“雁凉有我。”

  夜天凌深深看她,她一点头,他转身举步。

  此时万俟朔风突然在旁道:“突厥营中布置我最为熟悉,可陪殿下走一趟。”

  夜天凌先前便见到他与卿尘一路而来,只是没有来得及理会,听到此话,目光扫视过去。万俟朔风抱拳道:“在下万俟朔风,先父乃是柔然国六王子,茉莲公主的同胞兄弟。殿下,有幸再会。”

  卿尘道:“四哥,是他帮我摆脱突厥的。”

  夜天凌乍听到母妃曾在柔然族的封号,万俟朔风的身份令他心中微微一震。情势急迫,无论万俟朔风是谁,卿尘已肯定了他可信,这便足够。他亦抬手还了一礼:“如此有劳。”

  城深夜重,冷雨激溅如飞。

  刀光剑影、人吼马嘶,传到城头只是些纷乱交杂的声音与光影。卿尘抬手扶上城墙,触手处青石硬冷,冰雨刺骨。她静静站在那里,注视着两军交战,激烈的杀伐在这一隅似乎退回平定,弥漫开清冷的镇静。

  南宫竞匆匆步上城头:“王妃,城中箭矢已全部备好。”

  卿尘点头道:“一旦他们率军回城,即刻倾全力以劲矢压制敌军,万勿有失。”

  南宫竞躬身道:“末将遵命,王妃……”

  卿尘见他欲言又止,问道:“还有何事?”

  南宫竞面带隐忧:“将士们多已疲惫不堪,一旦城中箭矢用尽,我们恐怕便支撑不了多久。末将斗胆,请王妃劝两位殿下先行离开。”

  卿尘眸色清透:“你跟了殿下这么多年,如何说出这样的话?”她声音微带肃穆,令南宫竞一时沉默下来。她回头淡淡一笑,“只要撑得过今晚,援军便也就到了。”

  南宫竞道:“援军是否能到,尚未可知,湛王那里怎敢说是不是按兵不动?”

  卿尘望着面前无垠的黑夜,黛眉微蹙:“殿下若在北疆有失,天朝将会是何等情况,你可想得到?”

  南宫竞摸不清她为何这样问,只如实答道:“我朝自圣武十五年以来,四境边疆的担子几乎都在殿下一人肩上。如今内患当前,外敌压境,殿下若有万一,何人能再担得起疆国安危?此事天朝上下怕是人人都看得到,末将对这点也从不怀疑。”

  卿尘依旧目视着遥远而墨黑的天际:“那你认为,湛王比殿下如何?”

  南宫竞一愣:“末将不敢妄加评论。”

  卿尘唇角无声轻抿:“但说无妨。”

  南宫竞抬眼向她看过去,略作思忖,答道:“平心而论,湛王之才智手段并不输于殿下,甚至在朝中声望,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众人都看得到的事,他又岂会不知?”卿尘极轻地叹了口气,“他纵有千番打算,却绝不是个糊涂误国之人,其实这一点我也早该想到的。”她恍然记起在军营前,她用短剑对准自己胸口时夜天湛眼中的撕痛,山崩地裂般席卷了他春水般的笑。那里面除了突如其来的惊急,还有因她的置疑而激起的怒气。只是那一刻,无论有多么了解夜天湛,她也不敢孤注一掷,她并不是无所畏惧,她只是一个女人。

  南宫竞突然想到现在情势有所不同,王妃亦在雁凉,湛王或者当真不会袖手旁观。但这话是不能说的,只在他唇边打了个转,又落回肚中。

  “湛王会发兵的,突厥虽未必那么容易让他增援,但也该到了。”卿尘自远处收回目光,雨丝染黑了秀发如缕,一片晶莹。

  便在此时,眼前突厥军中忽有一队人马杀出,直奔雁凉,其后黑压压的突厥骑兵衔尾急追。

  马上有两人回身出箭,突厥军中顿时便有数人中箭,纷纷落马。

  南宫竞见状喝道:“是两位殿下!还有史将军!”

  卿尘上前数步:“弓箭掩护!”

  随着夜天凌和十一等人越来越近雁凉城,待到一定射程之内,南宫竞一声令下,城头万箭齐发,劲矢如雨,突厥追兵纵多,亦被这密集的箭势阻得一滞。

  此刻早有数条绳索急速坠下城外,夜天凌等趁此空隙弃马登城。但随后数十名战士却不约而同反身杀入敌阵,以血肉之躯拼死阻下追兵。

  眼前如此良机,突厥岂会轻易放弃,一面紧追不舍,一面调集弓箭手,一时间流箭纷飞,劲袭城头,直取众人要害。

  夜天凌身如飘羽,半空借力,手中长剑化作一个密不透风的光盾,敌军冷箭被剑气纷纷激落,难近其身。

  十一与万俟朔风、史仲侯、冥执等人紧随左右,施展身法挡避箭雨,几个起落便已接近城头。

  四周利箭疾似飞星,忽听异响大作,一箭飞来,箭上劲道非凡,迥异于寻常箭矢。

  夜天凌手中暴起一团光雨,剑锋斜掠,挡飞此箭,手臂竟觉一阵微麻。

  一箭过后,劲矢接连而来,箭箭不离夜天凌和十一周身。射箭之人似是认准他两人,必要取其性命。

  万俟朔风听得风声便知不妙,认出是始罗可汗帐下第一勇士木颏沙。此人武艺箭术都十分厉害,平时即便是他也轻易不去招惹。

  几人之中当属冥执轻功最佳,一道黑影疾如轻烟,率先落上城头,反身便帮身边士兵拽拉绳索,谁知方一入手,原本紧绷的绳索猛地一松,竟被木颏沙当中射断。

  冥执不能控制地大退了几步,震惊之下匆忙扑回城头,只见十一身形急坠,城外潮水般的敌兵涌近,已见刀光凛冽。

  此时夜天凌几乎与万俟朔风同时一松手,下坠之势直追十一。

  夜天凌与十一相隔最近,长剑横空到处,十一凌身一转,点上剑尖,身子陡然拔起。

  就这稍纵即逝的空隙,半空中乱箭逼身,已近眼前。

  万俟朔风单手牵着绳索迅速荡起,刀光急闪,将射向夜天凌的长箭多数挡下,但那最为凌厉的一箭破空而至,带出急风般的尖啸,直奔夜天凌心口,却已避无可避。

  众人看得分明,卿尘只觉浑身血液瞬间被抽空,眼前天旋地转:“四哥!”

  千钧一发之际,十一原本上掠的身形忽然急速翻落,半空顺势而下,便已挡在夜天凌身前。

  一箭透胸,鲜血飞溅满襟。

  夜天凌厉喝一声:“十一弟!”接住十一下坠的身子同时,人已翻上城头。

  万俟朔风等陆续落地,卿尘顾不得其他,扑上前来察看十一伤势,一见之下,心神透凉。

  夜天凌抱十一半靠在怀中,急道:“怎么样?”

  触手处鲜血横流,卿尘手指不能抑制地颤抖,几乎答不出话来。

  长箭穿胸而过,正中要害。十一唇角不断呛出血来,呼吸急促,战甲之上已不知是雨还是血,一丝温热也无,冷冷淌了一地。

  卿尘反手一把撕裂衣襟,压着十一的伤口抬头四处寻找,什么也没有,她所知的器械、药剂,一无所有!

  不是不能救,她知道该怎么救,却偏偏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十一的血漫过手掌,染透衣衫,在城头急雨洗过的青石之上蜿蜒而下,仿佛带走了鲜活的生命,消失在黑冷的夜中。

  那箭横在眼前,只要一动便致命。卿尘跪在夜天凌身旁,不停地将手边唯一能找到的伤药敷在伤口四周。十一一阵猛烈的咳嗽,勉力抬手制止了她,艰难道:“别……费劲了……”

  卿尘死咬着嘴唇摇头,泪水瞬间急如雨下,噼里啪啦落在十一手上。

  十一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竟轻轻一笑:“我答应……你的……都做到了……你记得也答应过我……”

  卿尘心中痛如刀绞:“我知道,我都记得!十一,你撑住,我想办法……”

  夜天凌手掌贴在十一背心,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护住他的心脉。十一似是振作了一下,他脸上始终带着英气俊朗的淡笑,抬头看向夜天凌:“四哥……你……欠我一醉……”

  夜天凌双目赤红,点头表示他知道,却只觉输入的真气如泥牛入海,而十一的呼吸越来越弱。他哑声道:“别说话……”

  十一果然不再说话,笑着闭上眼睛,身侧的手却缓缓垂下。

  卿尘从他的身上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生机,失声哭道:“十一!我会有办法的……你别睡过去!”

  然而十一再也没有回答她。

  夜天凌紧紧将十一护在臂弯,许久一言不发,忽然间仰天长声悲啸,震彻云霄。

  黑如深渊的原野上此时响起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漫山遍野风雨,天边似有一道滚滚的乌云掩向突厥大军,战火猎猎,席卷大地,冷雨潇潇。

  山野叠翠,绿林枝头阳光透亮如水,湛蓝的天空划过云影淡淡,潇洒如男儿清澈的笑。

  清风已无痕。

[醉玲珑小说主要章节简介]相关文章:

1.醉玲珑的小说节选

2.醉玲珑小说在线阅读节选

3.《致青春》小说简介

4.爵迹小说简介

5.《琅琊榜》小说简介

6.都市小说简介

7.左耳小说简介

8.《大主宰》小说简介

9.欢乐颂小说简介

10.沥川往事小说简介

醉玲珑小说主要章节简介

http://m.wenxue.yjbys.com/xiaoshuo/366575.html

[小说]相关推荐

上一篇:春风十里不如你小说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