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小说《丰乳肥臀》的多元艺术风格

2017-07-21玉君 莫言

  在《丰乳肥臀》中,莫言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艺术天分,将魔幻现实主义、新历史主义等融为一体,透过独特的审美视角,展现了莫言小说的非凡魅力。

  在中国的现代文坛上,莫言是一位作品颇丰,且风格多元的作家。不同的文学群体总能在莫言的作品里找到相应的文学共同点。“很多评论家都在关注和研究我的创作,他们有的把我归为‘寻跟派’,有的把我划为‘先锋派’,有的认为我是中国的‘新感觉派’,有的认为我是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有的认为我是中国的‘意识流’,但我不停地变化,使他们的定义都变得以偏概全。我是一条不愿被他们网住的鱼。”

  创作于1995年的《丰乳肥臀》是莫言作品中较为独特的一部。感怀于母亲劳苦的一生,在母亲去世一年后,莫言用了83天的时间,写出了这部50万字的长篇小说。在这部小说中,莫言不仅仅倾注了炽热的情感,同时艺术手法的综合运用也使得整部作品熠熠生辉。一个世纪的血色历史,在莫言泥沙俱下、天马行空的笔下,被展现得淋漓尽致,一个个人物仿佛是一尊尊的雕塑,被陈列于民族兴亡的历史长廊。那些着人性光辉的文学鳞片构成了莫言独特的人文观念和艺术情怀。

莫言小说《丰乳肥臀》的多元艺术风格

  一、魔幻现实主义的借鉴与发展

  莫言对于魔幻现实主义的借鉴与运用,在当前的莫言作品研究中成果甚多,而理论专著和论文概莫能数。中国自八十年代以来的文坛,借鉴或者模仿了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魔幻现实主义手法的作家何其多也,但能把魔幻现实主义拿来运用,并最终本土化,发展形成鲜明特色的也就寥无几人了,在这其中,莫言是最为出色的代表者之一。

  首先,《丰乳肥臀》是宏达的家族叙事结构建构的文学历史书写,和《百年孤独》相比,人称的切换使用使得文本得到了更加主观化、自由化的书写,从而故事的推进具备更强的代入感。 “外在叙述者与人物叙述者的区别,即讲述其他人情况的叙述者与讲述他或她自身情况的叙述者(这样的叙述者被人格化为个人)的区别,包含着‘真实’的叙述修辞上的差别”②。《丰乳肥臀》中第一与第三人称视角切换使用使得历史的还原更加具有主观的直接感受力,相较于马尔克斯的叙述视角更容易展现个人的体验和感受,将读者代入到缤纷的幻想与现实的思考。

  其次,莫言使用中国民间的宗教神秘色彩铺就了异彩纷呈的文学奇观。《丰乳肥臀》中,莫言描写的宗教可分为现实的和虚幻的,但这两者又不是绝对的泾渭分明,甚至相互勾连。基督教是现实叙事的一个重要情节,也是贯彻于全文之中的一种人文情怀的寄托。而莫言笔下的民间宗教信仰在文中充满奇幻,交织于现实之中,使得现实与虚构扑朔迷离,造就了“莫言式魔幻现实主义”独特的文学景观。中国民间确乎有这种鸟仙、狐仙的信仰,并且关于他们“显灵”的奇闻事从不匮乏。莫言将其引入现实主义文学,进行了进一步的加工和修改,夸大了其实际的面目,最终建构了非现实的事件与现实主义的融合。莫言凭借自己独特的人生经历与文化积累将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进行了中国化、本土化。

  同时,《丰乳肥臀》将民族历史、地域风俗进行了独具匠心的文化渲染。它以清末民初为起点,一直书写到改革开放以后。在这中间时间上贯穿了诸多的历史大事件,揭示了不同时期的民族苦难与世间百态,展现了一部雄阔的民族史。在地点上,莫言抓住了东北乡这一地域的特点。精心地营造这一神奇的“精神故乡”。

  二、审美与审丑对照的美学风格

  审美与审丑的多元美学风格是莫言小说《丰乳肥臀》中的一大特色。在他此前的小说创作中,运用审美与审丑相对照的例子并不少见,他大胆、直白描写,对于读者的感官和心理都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在文学领域里,丑不是作为美的补充,而是作为一种独立的感性形态存在于作品中”。但美与丑不是绝对对峙的,而是在深层次互相渗透和转移的。文学审丑的目的在于获得丑的反面,即美的感受。这种美的内涵是超脱于器物,深植于精神境界之层面。因而,审丑的出发点在于感官和感性,而审丑的意义却高悬于知性和理性的阁楼之上。

  在《丰乳肥臀》中最突出的丑化,莫过于对上官鲁氏――“母亲”的生育吏的丑化。这部在扉页上已经标明是“献给母亲在天之灵”的书,用极其精细的方式书写了“母亲”与一众人等的媾和,这在中国的现代小说史中是不为多见的。

  在本书的第一卷与第七卷中,详细地描述了上官鲁氏八个孩子的由来以及在八个孩子生育前后她所遭受到的迫害。由于上官寿喜不具备生殖能力,因而在婚后三年上官鲁氏始终没能(也不可能)为其诞下子嗣,上官家的母子二人百般侮辱、折磨上官鲁氏。上官鲁氏回娘家之际向姑姑诉苦,姑姑无奈之下,竟让自己的丈夫于大巴掌与侄女发生了关系。于是,在第二年的春天,上官鲁氏诞下了第一个孩子――上官来弟。她的第二个孩子上官招弟与上官来弟如出一辙,依然是其与于大巴掌所生。大约人伦的败坏以及连续生出女儿后所遭受的家暴折磨,使她的人格尊严遭受了极大地创伤,同时内心的愤恨与叛逆也得到了极大的爆发,她又接连与土匪、江湖郎中发生了性关系,生了第三个和第四个孩子。“母亲怀着对上官家的满腔仇恨,把自己的肉体交给沙口子村打狗卖肉为生的光棍汉高大膘子糟蹋了三天”,第五个孩子也就这样诞生了。第六个孩子的父亲上官鲁氏自己也说不清是谁。而第七和第八个孩子的生育过程描写更为仔细,甚至于树林的野合在莫言的笔下也展开了娓娓的描述……这些直白的、露骨的描写,如同惊耳之雷,极大地吸引了读者的注意力,使人在阅读中产生文本与自我心理经验的颠覆,从而在震惊之余又悲悯或憎恶起“母亲”来。人物的多义性得到了更好的延展,“丰乳肥臀”的象征意义也就进一步升华。

  至于莫言笔下的“母亲”的另一类审丑,其作用与上文论述相当,但涉及的基本是感性状态,以感官的冲击来构筑丑陋的现实面目。上官鲁氏连续生下几个女儿,这使得她的婆婆极其不满,于是便同其儿子对上官鲁氏展开了残忍的折磨和虐待。生下第四个女儿后,上官鲁氏遭打了丈夫的棍打,直打得“腰和屁股黏糊糊的。……屙在了裤裆里。”。上官鲁氏生下第七个女儿后,怒不可遏的上官寿喜用烧红的铁烙烫她,不久之后“母亲被烙伤的身体,腐烂化脓,散发着恶臭”“审丑唤醒了人们美好生活的夙求,激发了人们爱美向善的热诚,丑作为美的对立面,二者是共生的张力性所在。”上官鲁氏的“丑”一方面是遭受虐待后身体上的展现,另一方面是冲破了伦理道德,颠覆人们惯常美德规范的变态和“积极的堕落”。两者的相互联系又促生出了上官鲁氏堕落的积极性,这是一种对生命的渴望,对于生活的挣扎与反抗,对于生存还是毁灭的抉择。以现实主义作为基本追求的小说,莫言用笔的直白与露骨也恰恰成就了莫言式的张力与深刻,是莫言的文学更加具备人文思考价值和艺术穿透力。

  三、新历史主义的视角与笔法

  莫言80年代的小说创作中,已经成功地尝试了新历史主义的作视角和方法。在《红高粱家族》中,莫言已然打破了传统史观,大胆的颠覆、解构人们已有的认知与主流的意识宣传。到了《丰乳肥臀》,作者所表现出的历史画卷更加宏伟壮阔,他以浓厚的人文主义和启蒙主义思想来审视个人和国家的命运变化,努力地构建民间视野下的历史记忆。

  张清华先生说:“我之所以把《丰乳肥臀》看做是新历史主义的‘总结性作品’,首先是看中这部作品的历史含量,以及它纯粹民间的历史立场。”《丰乳肥臀》中作家从上官金童的视角,通过上官鲁氏等人周折、悲苦的人生命运,极为细致地展现了“东北高密乡”的百年风云。上官鲁氏身上集中地体现着新旧时代的创伤。家族的聚合与拆分所勾勒的文化轮廓、伦理思想通过上官鲁氏的人生际遇一一铺展在读者面前,而她的父辈、儿女作为纬线式的出场,又源源不断地填充着历史的间隙,共同铸就了这本惊心动魄、波澜壮阔的史诗著作。

  小说的开头便展现了日本侵略军到来后的残暴手段。老百姓或心存侥幸,或自命身手不凡,但可惜一个个惨遭屠戮,个体代表的文化思想与现实的反差,清晰地切割出了一个时代的剖面,也掀开了民族受难史的面纱。在小说中,沙月亮、司马家族、鲁立人、鲁胜利等人交织错综的人生经历几乎可以看作是对近百年来的中国历史的解构,同时也是对宏伟叙事的消解,在生与死之间,历史展现出了斑驳的血痕,也释放了封藏许久的光亮。《丰乳肥臀》展现的历史是作为个体的人的历史,是抛开历史洪潮的波澜壮阔,平凡世界的阴晴圆缺,悲欢苦乐。

  真正伟大的小说虽各有个性,但对于人文的关注无疑是其共性。好的小说家总是能看穿人的优点和弱点,也总是能在众人狂欢之时捕捉到他们内心的冷漠与孤寂,在沉静如水的人群中听到无数颗心跳跃着的希望与喧哗。莫言,或许就是这样的作家。

[莫言小说《丰乳肥臀》的多元艺术风格]相关文章:

1.丰乳肥臀 莫言 小说

2.莫言小说《丰乳肥臀》的悲剧意味

3.莫言小说《丰乳肥臀》面面观

4.莫言小说《丰乳肥臀》的艺术特点

5.《丰乳肥臀》 莫言

6.《丰乳肥臀》莫言

7.丰乳肥臀 莫言

8.莫言小说

9.莫言小说:《蛙》

10.莫言的小说

莫言小说《丰乳肥臀》的多元艺术风格

http://m.wenxue.yjbys.com/moyan/365613.html

[莫言]相关推荐

上一篇:小说《丰乳肥臀》的悲剧意味 下一篇:关于莫言《丰乳肥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