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故乡》的大爱情怀

2017-07-19玉君 鲁迅

  《故乡》是鲁迅先生取材于农村现实生活的一篇短篇小说小说塑造了闰土这个深刻隽永的人物形象。

  《故乡》小说深刻地概括了1921年前三十年内,特别是辛亥革命后十年间中国农村经济凋敝、农民生活日益贫困的历史,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社会风貌。小说以章运水为原型,塑造了闰土这个深刻隽永的人物形象。通过这一人物形象,一方面揭露帝国主义的侵略,封建主义压榨给人民造成的苦难,反映了辛亥革命前后农村破产,农民痛苦生活的现实。另一方面,集中体现了鲁迅先生对“人性”探索的意义,突出反映了鲁迅对“国民性”的拯救。

  重温鲁迅小说《故乡》,联系本科阶段的现代文学的学习,反思这几年对初中课文《故乡》的教学,对小说《故乡》中表现出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鲁迅先生“横眉冷对,荷戟独彷徨;以笔为枪,战士的形象”有了更新的理解,进一步多层次地品味出鲁迅先生国民性批判中的大爱情怀。

鲁迅《故乡》的大爱情怀

  一、两个迥异的闰土形象,三个故乡,饱含鲁迅对故乡复杂的爱

  《故乡》里写了三个故乡,即少年时的故乡、现实中的故乡和希望里的故乡。在这不同的故乡里,我们看到了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性格上都迥异的闰土。

  少年闰土是一个可亲可爱的小英雄形象。“少年闰土紫色的圆脸和脖子上带着的银白色项圈。”这简短的一句话,立刻让人想象出他是一个朴实、可爱的孩子,难怪“他的父亲十分爱他”。他的生命充满活力:“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他的思想朴质自然:“这不能,须大雪下了才好。我们沙地上,下了雪,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秕谷,看鸟雀来吃时,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什么都有:稻鸡,角鸡,鹁鸪,蓝背……”在这些话里,跳动着的是一个活泼的生命。“有胡叉呢。走到了。看见猹了,你便刺。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来,反从胯下窜了,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他的语言多么生动,多么流畅,多么富有感染力。他与“我”建立了纯真友情:“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还送“我”贝壳和鸟毛。他对生活充满热情:他无忧无虑,从乡里带来“我”从未见过的新奇,他教“我”捕鸟。此外,少年时的故乡是一个带有神异色彩的地方。它五彩斑斓:有深蓝的天空,有金黄的圆月,有碧绿的西瓜,有五色贝的壳,红的绿的都有,还有各种颜色的鸟类……在这里,没有一种色彩不是鲜艳的,明丽的。它充满生气:在这静谧的天地里,却有着充满生气的生命,你看这猹是多么灵敏,“月亮地下,你听,啦啦的响了,猹在咬瓜了。”“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你看这少年是多么机智,“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 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生机勃勃。它广阔鲜活:有高远的蓝天,有一望无垠的大海,有广阔的海边沙地,在这广阔的天和地之间,又有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物。令人心旷神怡。

  少年时的故乡,在鲁迅心灵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用魔幻般的笔,塑造了天真烂漫、机智勇敢、动作机敏、语言生动、热情纯真的小英雄闰土的形象。勾勒出了故乡的美丽景色,令人心旷神怡。充分表达了他对故乡的真切的爱。

  成年闰土是一个木讷呆滞的木偶人形象。他变得苍老呆滞:"先前的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眼睛也像父亲一样,周围都肿得通红","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他神情迟疑麻木:"只是摇头,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他寡言少语:“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我”“打了一个寒噤”,知道两个人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他与“我”的关系:“迅哥儿”改称“老爷,恭敬地叫"老爷",要水生"给老爷磕头",认为少年时的"哥弟称呼"是"不懂事",不成"规矩"。他对生活的态度:拣了"一副香炉和烛台",将希望寄托于神灵。他的精神已经死亡,肉体也迅速衰老下去。成年闰土是“辛苦麻木而生活”的人,他在封建道德的束缚下丧失了生命的活力,精神变得麻木了,成了十足的木偶人。

  闰土是鲁迅内心所亲近的人物,但闰土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按照对待传统官僚地主知识分子的方式对待他,使他无法再与闰土进行正常的精神沟通。他寻求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平等关系,但这种关系在现在的故乡是找不到的。现实的故乡是一个精神各个分离,丧失了生命活力,丧失了人与人之间的温馨的故乡。但故乡毕竟是故乡,鲁迅不惜笔墨塑造成年闰土的形象,塑造杨二嫂的形象,表现“辛苦麻木而生活”的人和“辛苦恣睢而生活”的人。这充分表达了他对故乡的痛苦的爱。

  不同时期的故乡,造就了判若两人的闰土。也就是说,沧桑“故乡”的历史变迁,深深的烙在闰土人生的轨迹上。

  鲁迅有一个回忆中的美好的故乡,也有一个令人感到痛苦的现实的故乡。前一个是美好的,但却不是故乡的现实,不是全体故乡人民实际生活的写照,而现实的故乡却是令人难以忍受的。这就很自然地产生了一种希望,希望现实的故乡也像回忆中的故乡那么美好,希望现实的故乡中的故乡人也像回忆中的故乡中的少年闰土那么生气盎然、朝气蓬勃,像少年“我”与少年闰土那样亲切友好、两心相印。但是,现在的故乡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现实是无法改变的,改变的只能是未来,在这时,鲁迅就有了一个理想的故乡的想法,这种理想是最真切的理想,因为它是从生活感受、社会感受中自然形成的,是从自己心灵深处升华出来的。正如小说中所说:“我希望他们不再像我,又大家隔膜起来……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辗转而生活,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这就是鲁迅对故乡的理想。   鲁迅的理想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的,因为人类自身永远存在着向上追求的力量。在《故乡》中,那就是水生和宏儿的友谊。尽管这种关系是脆弱的,也是可以瞬时即逝的,但他们到底还没有被社会压迫成像成年闰土或杨二嫂这样的人,他们是有可能变得比现在的人们更好、更有朝气、更有美好心灵的人的。这充分表达了他对故乡的永恒的爱。

  鲁迅对故乡的感情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一般感情,同时还是带有个人色彩的特殊感情,在对故乡没有任何理性的思考之前,就已经与它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精神联系。少年与故乡建立起的这种精神联系是一个人一生也不可能完全摆脱的,后来的印象不论多么深刻都只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发生的,而不可能完全摆脱这种感情的纠葛。“我”对故乡现实的所有感受都是在少年时已经产生的感情基础上发生的,“我”已经不可能忘掉少年闰土那可爱的形象,已经不可能完全忘掉少年时形成的那个美好故乡的回忆,此后的感受和印象是同少年时形成的这种印象叠加在一起的,这就形成了多种情感的混合和化合。这样的感情不是单纯的,而是复杂的;不是色彩鲜明的,而是含混不清的。这样的感情是一种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的感情,不是通过语言就可以表达清楚的,这需要我们慢慢地咀嚼、慢慢地感受和体验。

  二、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透视鲁迅忧国忧民的情怀

  鲁迅的《故乡》虽然只是写了一些普通的人、一些普通的事,但表现的却不仅仅是这些人、这些事。它象一盏明亮的灯,这盏灯所能够照亮的范围却是无限广大的。它能使我们感受到更多、更大、更普遍的内涵。在《故乡》中,具体描绘的是“我”回故乡时的见闻和感受,但表现的却不仅仅是这些。

  他忧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故乡》中,鲁迅与故乡的联系首先是由于有了少年“我”与少年闰土的友好和谐的关系,这时故乡在他的观念中是美好的、亲切的。但当他再次回到故乡时,这种联系淡漠了。为什么二十年的时间里,闰土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他在少年时能有所感而又形容得出事情,现在却形容不出了,因为“那时是孩子,不懂事”,但“不懂事”的时候是一个活泼的人,现在“懂事”了,却成了一个“木偶人”了。然而,这里所说的“事”,实际上是中国传统的一套封建礼法关系,以及这种礼法关系所维系着的封建等级观念。 闰土说的小时候“不懂事”,是按照现在他已经懂得了的礼法关系而言的,“我”是少爷,他是长工的儿子,二者是不能平等的。他那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卑贱地位,在“我”面前毫无顾忌地说了那么多的话,都是极不应该的。但那时年龄小,可以原谅,一到成年,中国人都要遵守这样一套礼法关系。不遵守这套礼法关系,就被中国社会视为一个不守“规矩”、不讲“道德”的人了,就会受到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惩处。闰土就是在这样一套礼法关系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他是一个“老实人”,是一个讲“道德”的人。但一旦把这种礼法关系当成了处理人与人关系的准则,人与人之间的思想感情就无法得到正常的沟通了,人与人的心灵就融合不在一起了。这就是在“我”和闰土之间发生的精神悲剧。“我”怀念着闰土,闰土也怀念着“我”,在童心无忌的状态下建立了平等的、友好的关系。这种关系在两个人的心灵中都留下了美好的、温馨的、幸福的回忆。“我”想到故乡,首先想到的是闰土,闰土实际上也一直念着“我”。“他每到我家来时,总问起你,很想见你一次面。”只要想到他和“我”在重年一起玩耍的情景,就能够想到,闰土的这些话绝不是一般的客气话。两个人重新见面时,“我”很兴奋,闰土也很兴奋:“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说明他心里颤抖着多少真挚的感情呵!但封建的礼法关系却把所有这些感情都堵在了他的内心里,形容不出来了,表现不出来了。闰土不再把“我”视为平等的、亲切的朋友了。他把“我”放在了自己无法企及的高高在上的地位上,他自己的痛苦,自己的悲哀,在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面前已经无法诉说,无法表现了。《故乡》让我们看到,只有少年闰土和少年“我”的关系才是符合人的本性的,后来这种封建礼法关系不是人的本性中就具有的,而是在社会的压力之下形成的,是一种扭曲了的人性,是一种扭曲了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那个手持胡叉向猹刺去的闰土是多么富有朝气,富有生命的活力呵。但封建的礼法关系逐渐压抑了他的生命力,使他在一切困苦和不幸面前只有消极地忍耐。他已经没有反抗现实不幸的精神力量,他把所有这一切都视为根本不可能战胜的。他只能承和忍耐,他尽量不去思考自己的不幸,尽量迅速地忘掉自己的困苦。他不再主动地去感受世界,思考生活、思考自己。久而久之,他的思想干瘪了,他的感受力萎缩了,他的表现力衰弱了,他的精神一天天地麻木下去,他已经成为一个没有感受力、没有思想能力和表现能力的木偶人了。

  在小说《故乡》里,鲁迅不是横加指责、怒斥木呆的闰土,而是对他的不幸遭遇感到悲哀,对他的落魄境遇不抗争而感到遗憾,充分表达了鲁迅忧国忧民的大爱情怀。

  他忧国,位卑未敢忘忧国。鲁迅到底是曾经与故乡人有过亲密接触和情感联系的人,无法忘却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美好的故乡,无法对故乡人的痛苦生活采取完全冷漠的态度,所以就希望自己的故乡好起来,希望自己故乡的人有一个美好的前途。不难看出,这表达的就是鲁迅对自己故乡的复杂的爱,对自己祖国的复杂的爱。鲁迅的生命是在自己的祖国成长发展起来的,他曾经在自己的祖国感受到爱,感受到人与人关系中的温馨。但当他远离自己的少年,作为一个成年人进入了社会,有了更广阔的生活视野和社会视野,经历了人生的磨砺,看到了中国社会的落后和破败,感受到了中华民族在现代世界的痛苦命运和严重危机,感到了中国人民生活的艰难和命运的悲惨时,他对祖国的感受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的精神中的祖国失落了,物质祖国虽然存在着,但在这个祖国中却再也找不到自己的精神归宿。这时的祖国主要是由两种人组成的。一种是像杨二嫂一样只有物质欲望的中国人。他们没有信仰,没有道德,没有固定的操守,极端狭隘自私;他们虚情假意,把任何一个人都视为自己掠夺、沾光的对象,对人没有真挚的感情,关心的只是个人眼前的物质利益,他们没有别人的观念,更没有祖国的观念。他们是人与人关系混乱的精神根源,他们是中国社会中的一些“不老实”的人。另一种像成年闰土这样的“老实人”,又是被中国传统宗伦理道德严重束缚着的人。他们已经没有旺盛的生命力量,没有争取自己美好前途的奋斗意志和智慧才能,他们消极地忍受着生活的重压。两种人中有能力的不讲道德,讲道德的没有能力,彼此没有起码的同情和理解,更没有团结奋斗的精神。他对这样一个祖国不能不感到严重的失望。但这种失望又是在关切着它的时候产生的。杨二嫂没有失望的感觉,因为她并不关心自己的祖国;闰土也已经感觉不到对社会、对祖国的失望,因为他只有在忘却中才有刹那的心灵的平静。鲁迅已经没有正视现实的勇气,正是这种失望,使鲁迅产生了对祖国未来的理想,并切实地思考着祖国的未来。鲁迅的爱国情怀不是虚情假意的,也不是狭隘自私的,而是通过对祖国现实命运的真切关心、对祖国前途的痛苦思考体现出来的。

  三、结束语

  细细品味《故乡》,深深感受《故乡》,《故乡》仍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是处在不断发展过程之中的,人的发展是受到社会生活的制约的。每个人都必须获得必要的物质生活的保证,但物质利益随时随地都可以把大量的社会成员变成一些不讲道德、没有感情、狭隘自私、损人利己的人,这样的人在任何历史条件下都会成为腐化社会、破坏人与人之间和谐关系的力量,而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竞争又会把社会不平等的关系保持下来,压抑广大社会众生的生存意志和奋斗精神,使之成为像成年闰土那样精神麻木的木偶人。人类发展的过程不是这样的吗?

[鲁迅《故乡》的大爱情怀]相关文章:

1.《故乡》中鲁迅的大爱情怀

2.故乡鲁迅

3.鲁迅的作品《故乡》

4.鲁迅的作品故乡

5.故乡鲁迅原文

6.鲁迅的故乡ppt课件

7.鲁迅《故乡》原文与简介

8.鲁迅《故乡》教学反思

9.鲁迅小说故乡

10.故乡鲁迅教案

鲁迅《故乡》的大爱情怀

http://m.wenxue.yjbys.com/luxun/365329.html

[鲁迅]相关推荐

上一篇:鲁迅《奔月》浅析 下一篇:鲁迅《故乡》中描写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