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集序》探析

2017-07-20玉君 兰亭集序

  《兰亭集序》,又名《临河序》《禊帖》《三月三日兰亭诗序》等。

《兰亭集序》探析

  古时候,每逢阴历三月上旬的巳日(三月三日称为上巳节),按古代的风俗,这一天人们必须去水边祓除不祥,这种习俗叫做“修褉”,如杜甫的《丽人行》中有“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一句,说明人们比较重视这一节日。永和九年的三月三日,王羲之以会稽内史身份主持了大规模的文人集会,一代名流云集兰亭。如谢安、孙绰、许询等一些文人,共四十一位,到兰亭的河边修褉。此次兰亭集会不纵酒色,无丝无竹,临流畅饮,赋诗抒怀,畅叙幽情。文人雅集,自不免诗文唱和,不曾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次不经意的“一觞一咏”,竟然诞生了一篇在中国艺术、文学和哲学史上有深远意义的名篇——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兰亭集序》不过寥寥数百字,却堪称魏晋玄学散文的集大成者,它的文风澹泊自然,文笔清新幽雅,行文如“风行水上,略无沾滞”,又如深潭浅澜,显隐有致,王羲之举重若轻,以萧简之笔发深婉感慨之声,令人读之唏嘘不已,同时也给读者极大的审美享受。

  文章起首以疏淡之笔轻轻点题“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直言聚会的时间、地点、人物和事由,言简意赅。文章接着描绘兰亭所处的自然环境和周围景物,语言简洁而层次井然。“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真真一处好风景!此处从大处落笔,由远及近,转而由近及远,推向无限。先写崇山峻岭,再写清流激湍,动静结合,写出了景致的阔、幽、清。俗话说“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有美景如斯,“不有雅诗,何申雅怀”为下文抒发感慨埋下了伏笔。文章再顺流而下转写人物活动及其情态,“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在弯曲的流水中放上漆制酒杯,杯中注满美酒佳酿,让酒杯顺流而下,与会的文人分散坐在流水边,酒杯流到谁前面,谁就取饮赋诗,这是何等雅事,又是何等趣事、乐事!真如神仙中人,不带半点俗世烟火之气,后来之人读之恐恨不生此时,适此地,而逢其事也,唯其盛宴如斯,而又盛宴难再,为下文抒感慨之怀再添伏笔。然后文章再补写自然物色,由晴朗的碧空和轻扬的春风,自然地推向寥廓的宇宙及大千世界中的万物。“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杂文砍一常阋约犹椋趴衫忠病薄R饩城謇龅牛榈骰犊斐┐铩@纪ぱ缂婵晌健八拿谰悖巡ⅰ薄!靶趴衫帧比纸缬沃咒秩局玲鄯澹旨突嵘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聚合必有别离,所谓“兴尽悲来”应是人们常有的心绪。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描述聚会之欢乐后,因感人生无常而转入悲伤,并不自《兰亭集序》始。汉武帝行幸河东,中流与群臣欢饮,自作《秋风辞》云:“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奈老何!”东汉《古诗十九首》之四云:“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飘尘。”魏文帝《与朝歌令吴质书》叙在南皮与吴质等人宴游之欢之后云:“乐往哀来,怆然伤怀。余顾而言:‘斯乐难常’足下之徒,成以为然。”西晋石崇《金谷诗叙》,亦先叙众人宴集之乐,接着以“感性命之不永,惧凋落之无期”作结。可见至少从汉魏以降,聚散生死这股悲凉之雾,始终笼罩着文学家的心灵。《兰亭集序》的由乐转悲,亦不足为怪。所以文章第二段笔锋陡转,转写人世变幻,情随事迁,吊古伤今。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尽管人们取舍不同,性情各异。刚刚对自己所向往且终于获致的东西感到无比欢欣时,但刹那之间,已为陈迹。人的生命也无例外,每当想到人的寿命不论长短,最终归于寂灭时,更加使人感到无比凄凉和悲哀。寥寥数语,既表达了对眼前光景和相与欢会的留恋珍惜、唯恐稍纵即逝的心绪,也流露出俯仰一世,人生苦短的生命本体的思考。如果说前一段是叙事写景,那么这一段就是议论和抒情。作者在表现人生苦短、生命不居的感叹中,流露着一腔对生命的向往和执著的热情。东晋士大夫们深受老庄思想影响,玄学、清谈之风很盛。王羲之素来反对清谈,颇想有所作为,曾受诏拜右将军,故世称“王右军”。王羲之为人耿直,一心想施展济世安民的远大抱负,他曾提出一些积极的措施,如纳谏求贤、诛除奸吏、限制豪强等,但是未被当权者采纳。悲愤忧郁之际,于永和十一年毅然辞官。在这篇《兰亭集序》中,形象地反映出作者既反对消极虚无的时风,又悲叹空怀壮志、报国无门,怎不令人“感慨系之”!“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的真正含义,也在于此。

  东坡诗云:“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雪上偶尔留趾爪,鸿飞哪复计东西!”人生真的是一个无法预知,无法停留,无法回头的漂泊之旅,所有的悲欢得失如前水复后水,古今相续流,所有的人都无法跳出这个轮回,所以文章第三段接着说:“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悲夫!”发思古之幽情,寄希望于来者。魏晋时期,玄学清谈盛行一时,士族文人多以庄子的“齐物论”为口实,故作放旷而不屑事功。王羲之与一般谈玄文人不同,他曾说过:“虚谈废务,浮文妨要”(《世说新语·言语篇》)在这篇序中,王羲之也明确地指出“一死生”“齐彭殇”是一种虚妄的人生观,肯定了生命本体的价值。这在当时社会是极具进步意义的思想。

  《兰亭集序》之所以流传千古,不仅因为其立意深远,而且因为其文笔清新流畅,朴素自然。在雕辞琢句,追求骈俪文风的魏晋时代,《兰亭集序》却以清新自然的风格独行于世,作者能不拘成格,用洒脱流畅、朴素简洁、极富表现力的语言写景,叙事,抒情,议论,充分体现了作者散文的个人风格。全文叙议有机结合,情景水乳交融,吐露胸怀率真自然,用笔激而不浮,悲而能壮,令人耳目一新。文章结构严谨,衔接合理,语言洒脱流畅,朴素简洁,如“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清流激湍”“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游目骋怀”“世殊事异”“不知老之将至”等,信手拈来,令人倍感亲切,读来如在目前,如临其境。好多语句常被后人作为成语使用,大大丰富了祖国的语言宝库,从而也奠定了《兰亭集序》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兰亭已矣,梓泽丘墟。”兰亭宴游的良辰美景和那些贤主嘉宾都已成过眼云烟,唯有这篇集“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贤主、嘉宾”于一体的妙文良言留给后人无尽的审美和思索空间。

  [ 学法指导]

  本文是一篇书序,但是这篇序言并没有像一般书序那样把写作的重点放在对书的内容和特点的介绍上,而是把笔力集中在由这次集会而引起的对人生无常的感慨上,所以理清作者感情变化的脉络是学好这篇课文的关键。

  全文分两大部分。前半部分叙兰亭宴游之景。这部分以“乐”字为基调。起笔先叙宴集之时令、地方及事由。再写与会之人皆贤人雅士。又叙兰亭地理环境及自然景物。接着又述当日天气。“是日也”三句承上启下,承上山水姿容之清丽,人心情之愉快都与天气之晴有关;就启下而言,由“天气”而及下文之“宇宙”,显得紧密而自然。最后写宴集之感受——仰观宇宙,俯察万物,是极视觉之娱;竹木萧萧,流水潺潺是尽听觉之乐。这一部分层次清晰,语言简练,更难得的是格调十分淡雅。作者眼光所及不见三月之姹紫嫣红,唯山、水、林、竹、天、风而已。绘竹,只言其修而弃其绿;写水,只言其清而弃其碧。不着浓艳之色,只取淡雅之调。兰亭宴集,可谓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美齐臻,但作者之喜悦不过分不逾度,这是心境的淡雅。

  文章后半部分抒发宴游之后的感触,体现作者对生命价值的思考,这是全文理解的难点所在。这部分以一个“悲”字为基调。所谓“兴尽悲来”,兰亭集宴虽是乐事,然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种欢聚难常的感触已经使人情绪低落;而由聚散再想到人生之短促、死生的悬隔,更令人悲从中来。这部分文字的特色,在于作者将其悲伤之思的产生写得一波三折。先从兰亭聚会,联想到现今人们彼此情趣不同,生活方式各异,但在情感变化上都有相同之处。接着,作者从古人留下的文章看到:古人亦为人生变化而兴叹生悲,这和当今人的情况完全契合无异,而古人文章中的悲凉情绪更令人伤感,这使作者心胸久久不能开解。既然古今一律为人生无常而兴叹生悲,可见庄周所谓的死生一样、寿夭等同的说法,乃是虚妄难信之辞。接着,作者又将眼光移至未来。他推想将来之人其情感变化必和古今之人相同。及至将来,现今一切即为陈迹;将来之人,也将临今人之文而感伤,如此反复无情的循环变迁又再次引发作者的悲叹。至此,全文笔势一收,顺势点明其记录诸人名爵、诗作以及作序之旨。这部分文字从兰亭宴集发端兴感,由今人及古人,再及后人最后回到兰亭宴集而收笔,舒卷自如,辞气畅达。在深沉的慨叹之中,暗含着对人生的眷恋和热爱,从而与上文的乐生之旨契合无间。

  同学们学习时也要注意作者以朴素自然的散句为主的形式成文,这种朴素自然的形式恰好与作者真实可感的思想达到完美的统一。

[《兰亭集序》探析]相关文章:

1.兰亭集序原文

2.《兰亭集序》学案

3.兰亭集序作者

4.夜读【兰亭集序】

5.《兰亭集序》思想

6.解读兰亭集序

7.解读《兰亭集序》

8.兰亭集序的教案

9.兰亭集序复习

10.兰亭集序选自

《兰亭集序》探析

http://m.wenxue.yjbys.com/lantingjixu/365456.html

[兰亭集序]相关推荐

上一篇:兰亭集序原文译文 下一篇:《兰亭集序》的教学案例